網上投稿
二哥的團圓節
內蒙古電力新聞網>>話題

二哥的團圓節

2019/9/17 17:45:27    來源:內蒙古電力新聞中心    (作者:馮彩紅)

     二哥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電力巡線工,在距離父母80公里之外的豐鎮工作、成家。至今已年過半百,可是二哥回家的次數卻屈指可數。用二哥的話說,他一輩子最大的愛好就是巡線。每每巡線、檢修,回來還要寫記錄、做計劃、做報表、報總結……趕上過年、過節的,二哥就更忙了,不是加班、值班,就是保電……因為二哥工作苦、工作忙、工作累,家里大事小情,父母親從不讓我們告訴二哥,生怕麻煩他,即便是母親數次犯病危在旦夕,我們想給二哥打電話,母親也是搖搖頭,竭力阻止。
     記得那年,中秋節的前一天晚上,二哥打來電話說:“爸、媽我明天能回家看望您二老。”母親接到電話高興極了,也顧不上白天還是晚上,一個勁兒地催促父親“二子回來呀,趕緊的!”父親急忙把雞、魚、排骨、羊肉、牛肉從冰箱、冰柜里倒騰出泡好、洗凈,天不亮就開始燉雞、燉魚、剁肉、剁餡兒、包餃子、炸丸子……父親一邊哼著小曲一邊起勁地在廚房忙碌著,累得滿頭大汗也顧不上擦,整整忙活了大半天,雞鴨魚肉、熱菜、冷菜、湯水一應俱全,擺了滿滿一大桌,全是二哥愛吃的!中午,大家陸續趕來,就差二哥了。眼看中午過半,不見二哥蹤影,母親說:“再等等吧。”直到下午,二哥還沒回來。我不敢抬眼看母親,害怕看到母親臉上那隱隱的失落和眼里點點的淚光。我知道,二哥是不會回來了。可我也知道心細如絲的母親,早已把二哥愛吃的飯菜捂在鍋里。
     吃晚飯的時候,仍不見二哥的蹤影。晚上賞月時,怕母親傷感,幾個小孩子一個勁地給母親講笑話,逗母親開心,母親也是極力迎合著,故意夸張地哈哈大笑……我們每個人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。入夜,母親輾轉反側,怎么也睡不著,一會兒,拉開窗簾看看外邊,一會兒又起身看看時間,整整一宿,未曾合眼。我知道,母親惦念二哥、想二哥,盼二哥!
     第二天一大早,我生氣地給二哥打電話:“你!怎么回事?說好回來又不回來,讓父母擔心!天黑洞洞的父親就張羅做你愛吃的東西,忙乎了整整一天,母親一整宿沒合眼你知道嗎!你一個小小的巡線工,工作真有那么忙?等哪天你不加班、不保電、不忙的時候,恐怕母親早就沒了!”放下電話,我的淚水情不自禁地流了下來,母親怔怔地看著我,欲言又止。等我情緒漸漸平復,母親才說:“別怪你二哥,他也是身不由己,他難道不想父母、家人?工作性質不允許他回來,他只能這樣做,別無選擇。給你不也一樣?遇到單位有事,你不也得加班加點地干。咱們不能拖他后腿,讓他分心,應該體諒他,支持他……”
     后來才得知。那天,天剛一擦黑,思鄉情切的二哥就大包小包地來到車站,搭上頭一班火車準備回家了,可就在火車快要啟動的那一刻電話響了,有一基桿塔突然出現問題,線路受損,必須立即搶修。危情就是命令,二哥立即跳下車,在第一時間奔赴現場,和戰友們并肩作戰,經過整整24個小時的鏖戰、搶修,終于使線路恢復正常。“這下可以放心回家過節了……”。誰曾想,話還沒咽到肚子里,電話鈴再一次響起,“市里將舉行大型活動,你們一定要保障活動期間安全、可靠供電。”“是,保證完成任務!”二哥放下電話又義無反顧地踏上保電征程。二哥說:“既然我們選擇了電力事業,就選擇了奉獻。一想到設備缺陷消除,能給千家萬戶送去光明,讓家家戶戶團團圓圓,我們心里就充滿了力量!”
      如今,母親已經永遠地離開了我們。可每到中秋月圓夜,合家團圓時,杯酒映明月,繁星綴當空,母親的話語仍一遍遍地在耳邊響起。換換角度想想,暫時的分離是為著更好的生活與團聚。以善與愛去看待、去對待身邊的人和事,則處處有親人,處處能團聚。這樣去理解,離愁別緒、形單影只的感覺就淡了很多,心里就溫暖了很多。其實,我們每個人都是滄海一栗、并不起眼,可是我們從不起眼的位置上盡自己所能,發出最大的光和熱,這個世界就會美好許多!
        (作者單位:烏蘭察布電業局)   

 

(作者:馮彩紅)
  • 最新評論
  • 熱門評論
查看全部留言
內蒙古電力新聞網

關于我們| 廣告服務| 我要投稿 | 網站聲明 | 網站律師| ENGLISH

蒙ICP備09000695   您是第 28520473 位訪客    服務郵箱  [email protected]

內蒙古電力新聞網版權所有 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
Copyright © 1997-2014 by www.vghjno.tw. all rights reserved

网球频道